「今天横峰新闻」上饶横峰新闻最新消息

体育正文 300 0

今天横峰新闻

上饶横峰新闻最新消息

小小横峰县 三家豆腐店 城里打板子 城外听的见 这种说法如何得来

细说赣地“三家豆腐店” 文/喻春龙 “逸轩子”浏览《“三家豆腐店”在哪里?》一文后,提了这样一个问题:“三家豆腐店是什么意思,是形容地方小么?”因为这个问题,我又想对“三家豆腐店”的话题作些补充,说说“豆腐店”在江西的“泛滥”。 “逸轩子”的猜测没错,“三家豆腐店”确有形容地方小之意。今人程建平《横峰赋》为说明上饶横峰县乃古信州一小县,文曰:“‘小小横峰县,三家豆腐店;城里打板子,城外听得见’,极言县境之小。”(2007年8月15日《上饶晚报》)“三家豆腐店”往往地处穷乡僻壤,属于经济落后的山区,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论及中国人历来有吃豆腐的习惯、豆腐店遍及城乡时,有“夫中国人之食豆腐尚矣,中国人之造豆腐多矣,甚至穷乡僻壤三家村中亦必有一豆腐店”之语。(孙中山《建国方略》第四章《以七事为证》)今人雅好“三家豆腐店”,每每援引入文,则重在说明昔日“豆腐店”开办之地,如今已是旧貌新颜,变化覆地翻天。 因为新闻宣传工作者、网络传播者的有意或无意的炒作,现在看来,“小小××县,三家豆腐店”格式的谚谣(或曰顺口溜),在江西一些地方已经叫响了。在他们的习惯思维中,似乎没有这一说,新闻报道不足以反映一地的巨变。而这些出此类新闻的地方,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山区或边远地边区,过去确实贫穷落后,现在确实发生了沧海巨变。当然,人云亦云地简单套用“三家豆腐店”系列的谚谣并非不可,如果仅仅是用于今昔对比,那么,今天的变化不是来得太迟了一些吗? 我通过谷歌和百度两个搜索引擎,以“三家豆腐店”在网上搜索了一番,结果发现,“三家豆腐店”正从赣州市定南县迅速走向了江西吉安、上饶、九江等地的山区县,赣州市寻乌县、崇义县也有这么一说。而且,即便定南县,“三家豆腐店”的说法也流传着不同的版本。一、赣州:定南、寻乌、崇义 定南—— 除了我《“三家豆腐店”在哪里?》一文提供的原赣州市副市长张佩昌的表述外,又发现以下说法。2001年文瑞发表在《赣州晚报》上的文章《行吟定南》( http://www.baibaofp.com百报扶贫网) : “‘小小定南县,三家豆腐店,县官骂老婆,全城听得见。’这句顺口溜是定南县之前数百年来赢(喻按:当为“嬴”)弱小我的真实写照。”此为本人所见定南“三家豆腐店”的最早版本。看来,《治贫致富的利器——定南纵深推进全民创业纪实》(2007年8月6日《赣南日报》郭华平 记者张秀峰 涂家福)、《小舞台上唱大戏 ——定南实现财政高速增长探秘》(2007年10月10日中国赣州网):“小小定南县,三家豆腐店,县长打蚊子,全城听得见。”在这里,“县长骂老婆”、“县长打老婆”又被衍变成了“县长打蚊子”,或许记者以为县官打骂老婆之说都不雅吧,才有如此改动!又,《小城大跨越——定南县城市建设走笔》(2007年8月17日《赣南日报》,肖余林郭华平记者许军陈济才):“小小定南县,三家豆腐店,夫妻吵吵架,全城听得见。”此外,还有一种外乡人(譬如安远县孔田镇在外求学的学子)也熟知的说法,即“小小定南县,三家豆腐店,县官骂百姓,全城听得见。”(http://post.baidu.com/f?kz=235675178,2007年7月26日) 也就是说,关于“豆腐店”的风波,在定南至少有县长“骂老婆”、“打老婆”、“打蚊子”、“骂百姓”和夫妻“吵架”等5种不同的说法。然而,不管记者如何表述,反反复复都是为了说明:“昔日偏僻、贫穷、落后的定南,如今令人刮目相看了。”“定南变了。这变化源于科学的发展观,源于该县决策者善抓机遇、扬优成势的机敏眼光。”“经济的快速发展,使定南人告别了‘小小定南县,三家豆腐店’的局促与尴尬,明显感受到吃穿住行、就业就学、居住环境的改善,享受着经济发展带来的实惠。”(《发掘优势创造优势扬优成势 小县定南实现大跨越》http://www.dingnan.gov.cn定南县人民政府网2005年12月7日发布) 寻乌—— 《我眼中的“公平大桥”》(张晓兰2007年9月14日):“这些年,我们看过国内著名的武汉长江大桥、钱塘江大桥;在电视上、网上浏览过世界宏伟壮观的明石海峡大桥、巴林-沙特阿拉伯跨海大桥,我们这代人也算是见过世面了,那‘小小寻乌县,三家豆腐店’的时代早已过去了。” 崇义—— 《阳台拍的崇义全景图》:“小小崇义县,三家豆腐店,县长骂老婆,全县听得见!”(http://www.chongyi.net崇义在线论坛)这一表述,与2001年文瑞《行吟定南》中所引相似,只是把“定南”改成了“崇义”。定南和崇义同为赣南两个边远山区县。 二、上饶:横峰、广丰、弋阳 从反映江西上饶市的新闻报道看,相互争夺“三家豆腐店”产权的有所辖横峰与广丰两县,又以横峰为代表。另外,弋阳县也有“三家豆腐店”的说法。 横峰—— 江西电视台新闻部记者关于横峰“豆腐店”的表述为:“小小横峰县,三家豆腐店。城内打板子,城外听得见。”我在上文《“三家豆腐店”在哪里》中对记者这一说法颇有微辞,现在看来,记者稿中写的也不是凭空捏造的。今有资料显示,中共上饶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程建平较早在他的《横峰赋》中引用这一说法,尽管在前面冠以“古人曰”,但不详出处。此赋亦系为上饶市境内三清山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而作,先后于2007年5月25日和8月15日发表在《江西日报》、《上饶晚报》。2007年12月10日《江西新闻联播》播发新闻《上饶市:主攻工业,县县财政收入过2亿》的说法,可能是采用了宣传部提供的材料。 虽然如此,“三家豆腐店”在横峰县也有多种说法。曾耀辉散文《藏途漫漫信有缘》(http://www.jx-n-tax.gov.cn/news/wh/zp/200603/2831.html更新时间:2006年3月24日)写道:“横峰这个山区小县,曾经有句顺口溜描绘县城的小巧:‘小小横峰县,三家豆腐店,城内放屁城外听得见’。可随着这些年的快速发展,早已今非昔比,街上熙熙攘攘,人车川流不息。”2006年11月26日的一篇博客文章《又见死亡》也谈到:“这在横峰县应该是人人尽知的惨剧了,横峰县真的不大,有一个横峰人尽知的俗语足以说明:小小横峰县,三家豆腐店,城里敲板凳,城外听的见。因此即使是再小的一个闹剧都能把小城里煮的沸沸扬扬,何况是这样一个死亡人数有四人的失火惨剧。”(soulofling.spaces.live.com/blog/ 125K 2006-11-23 - 百度快照)2007年另一篇文章则是这样的说法:“小小横峰县,三家豆腐店。城里拍屁股,城外听的见。坐着汽车,一会儿就出了横峰县,大约半小时候,来到了我的第一站,上饶。”(www.clcwclub.com/bbs/showthread.asp?bbsID ... 39K 2007-10-29 - 百度快照)2007年9月3日,一位自称是“仁者爱山”的网友在上饶市人民政府网上的《上饶论坛》发帖子说:“过去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小小横峰县,三家豆腐店,城里放个屁,城外听的见。俗是俗了点,说明过去的横峰很小,经商的也不多.而如今就大不一样了.有什么横峰八大景观,还有的提出评选新八景,都说明横峰在变化,而且变化很大,可以用一日千里来形容了。”另一位自称“水中萍”的网友随后跟帖称:“原文是‘小小兴安县,三家豆腐店,衙内打扳子,城外听的见’,作者好象著名诗人袁枚。”据清同治年间编纂《兴安县志》,横峰于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建县,原名“兴安”。 根据我国学术界的研究,还有另一种说法,与上述表述偏差较大。当代著名历史地理学家陈桥驿先生年轻时曾来过江西,并亲临横峰实地调研。半个多世纪以后,他有回忆说:“40年代初期,我曾到江西省东部的一些地方居位过,在那里,浙赣铁路线上有一个很小的县份横峰县。当地民谚说:‘小小横峰县,两家豆腐店,堂上打屁股,四门都听见’。这个民谚显然是从明、清流传下来的(作者自注:横峰原名兴安,明代始建县)。像横峰这样一个弹丸小邑可以称为历史城市,而附近存在着全国四大镇的景德镇和江西四大镇的河口镇,却因没有一个县政府而只能称为历史集镇,这当然是很不合理的。”(马正林《中国城市历史地理·陈桥驿序》,山东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陈先生1923年出生于浙江绍兴,现任浙江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地理学会专业委员会主任、浙江省地理学会理事长,中国徐霞客研究会顾问,浙江省徐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等多种学术职务。 这样一来,“豆腐店”在小小的横峰县也衍生了7种版本。这说明谚谣、顺口溜这类口耳相传的文字,最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又最容易在传播过程中走样,因为传播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理解和需要,随意变动文字——既可以随意更改“豆腐店”所在地点,还可以将店子的数量等作些微调。或许,这也启发了我们的新闻宣传工作者。孰不知,我们早已跨入了信息时代,互联网如此的发达,新闻宣传工作者还玩这种“小聪明”,那可是贻笑大方的事情。 在上饶市的 弋阳 县和 广丰 县,也一度有“三家豆腐店”之说。其中,我在上篇博文《“三家豆腐店”在哪里?》中提及的“小小广丰县,三家豆腐店,城内磨豆腐,城外听得见”,只听见江西电视台新闻部综合组一位记者在他的新闻稿中使用,此外未发现其它新闻报道及文章提及。至于弋阳县“三家豆腐店”,仅见弋阳县文联编《弋阳诗词》(2007年5月)收入的一首词中。这首题为《浪淘沙·端午诗会感赋》的新词(作者陈瑰芳)写道:“五月醉云天,雅聚群贤。剪裁诗作化云笺,挥笔横峰书巨变。妙趣无边。 创税亿元艰,万众欢颜。‘三家豆腐店’飞烟,闽浙皖赣通会处,换了人间。”这首词反映了人们对弋阳从昔日贫困老区向今日经济强县转变的喜悦之情,是一种情感的真实流露。
小小横峰县 三家豆腐店 城里打板子 城外听的见 这种说法如何得来

上饶横峰县还在下雨吗?

上饶大部分地县多云为主,今天横峰县也是多云天气,近几天都没雨。
上饶横峰县还在下雨吗?

我每年都想献血今天终于献血了他们说在过半年可以第二次献血我血正常在江西横峰县第二去那里献血

你拨打114电话,查询江西省横峰县血站,他们会说给你具体的地址的。 成年人,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每年可以献血两次的,支持你的正能量。
我每年都想献血今天终于献血了他们说在过半年可以第二次献血我血正常在江西横峰县第二去那里献血

横峰中学是如何考上清华的

祝贺!横峰中学叶征宇同学,被清华大学录取。下面是叶征宇的发表演讲。三年前,稚嫩的我走进了横峰中学的校门,略显青涩的脸庞上,洋溢的是对未来的憧憬。三年后的今天,我已要离开这个地方。回望往昔,我想起了,那事,那人,那景。忆及那事,即将毕业的我,想向我的学弟学妹们,分享一些我求学路途中的所见所感。愿你们未来的征途,有长虹静卧天边,有晨星高悬头顶,有晚霞荡漾眼前。学海无涯,枯燥但也乐在其中。我也曾因为听不懂老师讲解的内容而懊恼,我也曾因为没考出理想的成绩而悔恨,我也会因为长时间的学习而疲惫不堪。但低谷之中,重要的是再次攀登。我会去仔细的询问老师,会去尽力答好下一次考试,会在疲倦时给自己暗暗鼓劲。希望你们记住一句话,从来没有天才,如果有,那也是努力的天才(因为努力而成为天才)。愿你们在未来的日子里,披荆斩棘,磨砺成自己最想要的样子。忆及那人,我想起了总是在上课前三分钟走进教室,下课后六分钟再走的蒋老师,拖堂背后,体现的是殷殷期盼,一张张热乎的讲义,更是高考路上的宝贵财富。我想起了喜欢和我们讲人生经历,风趣幽默又不失睿智的小明哥,那点点滴滴的人生教诲,真的帮助了我很多。我想起了永远都对我们也对自己严格要求的吴老师,那第一时间批改的作业,总能为我们的英语学习添砖加瓦。我想起了正经却又不失童趣的爱老师,物理这门严谨理性的学科,因为你而变得有所不同,仙气与人味并存。英语和物理的美丽结合,更是一段佳话。我想起了兢兢业业而又乐在其中的丁老师,您总是那么关心我的化学成绩,没能在最后给您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是我一生的遗憾。我想起了总陪伴在我们左右的朱老师,也就是我们的朱哥,感谢您高中三年对我的包容,有这样的一位班主任,是我的幸运。我想起了我的名誉班主任饶书记,副班主任苏校长,是你们对我的关心关注关爱,不断引领着我勇往直前。我想对你们,说出我爱你们,念出I love you ,画出笛卡尔的心形曲线,射出波长为520纳米的绿光,写出你的镁夺走了我的锌的化学方程,以遗传系谱图画出我们这个和谐的大家庭。忆及那景,我想起了老校区的盈盈月光,想起了曾经在其中奋斗了两年的教室,想起了篮球场上奔跑的少年们。我想起了新校区的绝美花坛,想起了体育馆的高大雄伟,想起了精正教育的草坪大字。这些都是我们学校美丽的风景,有的已经逝去,有的依旧等着往后的同学们去探寻。寄语未来的校友们,学习虽好,可要记得留心生活里的小美好噢。那事,那人,那景,一起拼凑了我最怀念的高中时光。言念君子,温润如玉,言念恩师,心生暖流;忆及杏坛,春风和畅,忆及母校,再上征程!横峰中学叶征宇。
横峰中学是如何考上清华的

今天2号横峰弋阳沪昆高速入口为什么封了

全程约614.85公里/7小时10分钟 从起点出发行驶173米右转沿尚贤路向北行驶164米左转沿通盛路向西行驶291米右转沿善国北路行驶1.08公里 右前转沿红荷大道行驶2.56公里
今天2号横峰弋阳沪昆高速入口为什么封了

欢迎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暂时没有评论

暂无评论,快抢沙发吧~